赌博游戏导航网址_赌博网址大全-澳门真人在线赌博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作文 > 写作指导 > >

让真情在文章中流淌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作文绝对不应该仅仅是干巴巴的文字堆砌与华丽的辞藻组合。作文,应该是作者心灵的歌唱。作者的喜怒哀乐跳荡在字里行间,作文应是“情动于中令自己不能不写”(郭沫若语)。那么,如何才能够在文章中显现真情呢?
一、在叙述中铺展真情。让事实说话
    叙述是一种客观记录,但是它绝对不是对生活现象的摄象机式的实照。高明的写作者就是一位成功的导演,通过对生活材料的巧妙剪辑、组合,用事实本身就已经具备的强烈的感染力,就作者不再作议论和抒情。
    有一篇写母爱的学生习作,写了自己对母爱的一种认识的过程,其中有如下一段文字:
    那段时间,我迷恋上了金庸。有次星期六放假回家,我把《天龙八部》带回家,顾不得吃饭就看起来。母亲过来问什么书如此专心,我随口回答说是《语文》。母亲不识字,喜滋滋地走开了。第二天上学时,我却忘了将书带回学校。当晚飘起鹅毛般的大雪。星期一课间操时,我和同学在教室里面打闹来增加温度。一位同学忽然指着外面说:“看。雪人。”我一看,是母亲。我跑出教室,母亲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本书,说:“你忘了带语文书,我给你送来。”我一瞧,是《天龙八部》。我知道,从家到学校要走五六个小时,中间还有一段很长的山路,何况今天。母亲推了我一把:“发什么愣?还不拿书进去,外面冷。”
    在文中,作者看见母亲送书后,作者没有动作、语言,更无任何表情的表露。正是利用无声的世界,传递出有声世界难以企及和达到的效果。正是这种无任何的表示,超过任何一种具体形象的抒情。作者借无写有,收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表达效果。作者这种独具匠心的安排,使得任何美丽的抒情言语都黯然失色,苍白无力。唯有剩下对作者的赞叹。
二、情动于中而发于外,巧借景语写情语。
    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说:“凡景语皆情语。”作文中讲究当无一字虚设。作文的写景不是随意的摆放在那里,而是对推动情节,深化主题有密切的联系。我们平时观赏影视作品都有这样的体验:当主人公心情悲伤时,天气即刻从艳阳高照转阴(雨)。反之,则就由阴(雨)转晴,或者出现彩虹。这种借景写情的方法通常有如下三种。
1、借乐景写乐情。诗人汪国真先生说心晴天亦晴。景物的美好,是由于人的心情的缘故。如王羲之《兰亭集序》首段极力渲染景物的美丽,无不是心情在左右的缘故。另外如铁凝的《哦,香雪》中,写香雪终于得到自己心仪已久的铅笔盒后的景物:“小溪的歌唱高昂起来了,它欢腾着向前奔跑,撞击着水中的石块,不时溅起一朵小小的浪花。”这里采用拟人的写法,给小溪赋予人的情感,小溪的欢快与高兴,无不是缘于主人公香雪的高兴,作者借写小溪的歌唱,来表现香雪难以抑制的喜悦心情。
2、借哀景写哀情。我们常用“日月为之垂泪,天地与之同悲”这种夸张手法来表现人的悲伤。这就是借写哀景抒哀情。这是中国传统常见的写作手法。人们代代相承。如鲁迅先生的《药》的开篇:“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者。”开篇就塑造一种凄凉萧条肃杀的气氛,这正是为全文定下一个基调。景物的萧条正是为了表现人物命运的悲惨。
3、借乐景写哀情。上面两种写作手法都是属于正面衬托,借乐景写哀情是通过反面衬托。让景物的美好与内心的愁苦形成鲜明对比,把心情的苦闷表达得含蓄蕴藉却又淋漓尽致。如古人多用“芳草”意象比喻离情。使读者一读三叹。如鲁迅先生《祝福》结尾的景物描写:“我给那些因为在近旁而极响的爆竹声惊醒,看见豆一般大的黄色的灯火光,接着又听得毕毕剥剥的鞭炮,是四叔家正在‘祝福’了;知道已是五更将近时候。我在朦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连绵不断,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我在这繁响的拥抱中,也懒散而且舒适,从白天以至初夜的疑虑,全给祝福的空气一扫而空了,只觉得天地众圣歆享了牲醴和香烟,都醉醺醺的在空气中蹒跚,预备给鲁镇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文章在描写中极力渲染新年的美好景象,就是为祥林嫂的死营造一种悲凉的氛围,新年景象越美好,就越能够反衬出祥林嫂死的凄惨,就越能够激发起人们对那个人吃人社会的仇恨与改造当时社会的决心。
三、直抒胸臆,情动于中而发于外。
    “才美不外见”就不能识别是否是千里马。同理,在写作中,将事情交代完后,采用抒情议论的方式,让文章的境界得以升华。如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列举具体事例让我们理解为何志愿军是最可爱的人。但是作者并不就此打住,在结尾处抒情:“……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你也许会很惊讶地说:‘这是很平常的呀!’可是,从朝鲜归来的人,会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请你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只有你意识到这一点,你才能更深刻了解我们的战士在朝鲜奋不顾身的原因。朋友!你是这么爱我们的祖国,爱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你一定会深深地爱我们的战士,——他们确实是我们最可爱的人。”使我们对志愿军这一最可爱的人的认识重新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文章的境界也在此得到升华与提高。
四、用修辞手法显情。
    修辞手法,可以让文章是说理更加生动、形象、有力,能够增加文章的气势,也更能够传递出作者的情感。如藏克家先生脍炙人口的诗歌《有的人》:“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用活者的行尸走肉与死者的流芳百世,一褒一贬,在对比中全部显现。古人在表现不便于直接表现的情感时,也常常喜欢借助各种修辞手法,如古人写愁的诗句: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相见欢》)
    只恐双溪舴艋船,载不动许多愁。(李清照《武陵春》)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成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
    “愁”是一种情感,是不可能见到和触摸的,只恐愁者本人也说不清愁有多少,愁是什么样子。三人却独劈蹊径,给愁加上了长度、重量、空间。尤其是“梅子黄时雨”一喻,以雨不绝寓意愁不绝,精美绝伦。作者悲伤的情感在夸张中表现得毕露无遗。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文章的抒情手法并没有统一的模式与固定的法则,并没有孰优孰劣的区别。写作人应该依据文体、材料与自己的写作之长,尽力争取让几者达到最完美的组合。

分享到: 更多
赌博游戏导航网址_赌博网址大全-澳门真人在线赌博网站大全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