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游戏导航网址_赌博网址大全-澳门真人在线赌博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毕业论文 > 哲学 > 美学 > >

简析渡边淳一说创作的美学关照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论文关键词:渡边淳一;传统美学;现代美学;日本文学
  论文摘要:渡边淳一的小说具有日本文学传统美以及西方现代派文学现代美的双重美感,并以睿智的哲思给人以深刻启迪。

    渡边淳一作为日本当代最流行的小说作家之一,其创作往往以探索人的情感世界为主题,并以细腻入微的人物心理和细节描写见长。他的作品除了在日本国内多次获奖,一版再版而外,也被越来越多的中国读者所接受,成为我国国内最为著名的畅销书系列。
    一、民族传统的继承使渡边淳一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日本传统文学的美学理念,显现出厚重的文化底蕴
    首先,在选材上,传统的日本文学大多不太注重所谓的“重大题材的选取”,而较多重视凡人小事甚至生活琐事的描述。这种传统最早可追溯到日本平安时代的女性口记文学,近代也可追寻到日本大正时期自然主义文学的“私小说”,其对于琐细生活素材的偏好甚至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川端康成(如《雪国》)和大江健三郎(如《个人的体验》)那里仍可得到大量佐证。在这一点匕渡边不愧为一个受日本文学滋养而成熟起来的作家。他的作品侧重描写人的日常生活,从主人公的家庭生活,到所从事职业中的各项具体工作,从夫妻间的争吵《为何不分手》,到婚外情的频频幽会《失乐园》,朋友间的促膝长谈,再到人物行为因违背社会道德而陷入尴尬的处境《夜潜梦》等等,直至在各种生存状态下人物的复杂心态。从职业的角度,作家秋叶的写作与构思(《情变》),建筑设计师伊织所从事的建筑设计(《雪花》),医学专家阿久津所进行的医学实验(《秋残》)等等,无不属于身边琐事,又无一不被描写得细致而逼真,透着日本文学民族传统的深刻烙印。如在《为何不分手》中,写到夫妻吵架后互相不理睬的情景,通过被褥之间的距离表现出来:
        两个人被褥之间的间隔比平常差不多大了一倍。昨晚先睡的是修平,所以其后拉开距离铺被褥的是妻。本来修平铺被褥时已把间隔充分拉开了,比平时更靠近墙壁。目前被褥之间的间隔可以说是昨夜争执的遗迹。修平看着它,心情渐渐沉重起来。
作家选择夫妻吵架这样的日常生活小事,以象征夫妻亲密关系的被褥的距离体现和印证两者关系的疏离,以及给人的精神上带来的持久影响,在对这些日常小事的描述中展示人物的生命体验。与此同时,作家在特定情景下人物心境的披露上更是入木三分,如在《失乐园》中,写到主人公被周围人孤立以后,心情暗淡,变得更加我行我素无所顾忌的思想轨迹:
        如今再在意他人的眼光已于事无补,不如把剩余的人生来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行的话,死也无妨。
  这就为后面情节的发展—两人双双赴死,作了很好的铺垫,人物命运的悲剧结局就有了依托。
    我们还看到,渡边对民族传统不仅是简单的继承,在此基础上有着更进一步的超越。其选材视野更为广阔:不再囿于生活琐事,而是更进一步关注社会问题。在《白衣的变态》中,作者揭露了医学上的黑暗,融入了日本“私小说”所没有的浓重的社会意识。作品以私人医院为背景,塑造出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唯利是图的医院院长;得了不治之症,把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给活人留下宝贵的资料,临死前为解除病痛又沉酒于女色的外科医生;生活糜烂的女歌星;专探别人隐私的周刊杂志记者。当然也有正面形象:医德高尚,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必要时慷慨解囊的青年医生;忠于工作、生活和爱情的护士……无不展示出社会的存在。再如以夫妻关系之外男女关系的描写,探讨了人性与社会伦理的相悖以及不可调和的矛盾;情人关系中因观念的差异导致的分手等等。以上种种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描绘,体现了作家对生活的深入观察和理解,显现着作家比其前辈更大范围的思考和所具有的更高社会责任感及美学理念。
    其次,日本民族文学传统中不同于世界其他民族文学的特征在于:并未把对理想的向往和对现实的深刻批判发展成大规模的浪漫主义或是现实主义等等的文学运动和文学思潮,而是以极为细腻的对事物观察形成的独特情感体验构成了“物哀”、“幽情”、“凄美”、“清丽”的传统艺术风格,积淀到民族文化的深层,并以不可阻挡之势熏染了一代又一代作家。这是由于日本民族具有多情而易感的特点,加之长期以来对佛教的信仰形成的无常观和来世思想,把现实人生看成“浮世”,“人生朝生暮死,万物无常宛如花瓣朝露”在文学创作中,突出表现事物“幽玄”、“物哀”之美。他们描写春花、秋月,却以花之繁盛而想到其凋零,由秋月的清淡联想到秋的萧瑟。这种由美的短暂及生命的无常缥缈形成的虚无意识,使日本文学带有浓重的惆怅、伤感及幽怨、空漠的美学特征。这种传统可以上溯到日本最早的诗歌集《万叶集》,紫氏部的《源氏物语》等作品中,近现代则延续到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的名作,可谓源远流长。这些文学传统的特征渡边在作品中均已给予很好的诊释,并得以继承和发扬。透过渡边的作品,我们深深感到它所具有的日本文学独特的风格和气质,其幽微的虚无意识深蕴其中,由此显现的“物哀”、“幽情”、以及“凄美”、“清丽”的美学风格深入骨髓,撼人心魄。在《失乐园》中,男女主人公生生死死的爱情催人泪下,却以毁灭为结局使故事不留悬念。在《雪花》中,把苦苦追求完美人生和爱情的努力化为乌有—宛如落入掌心的一片雪花。在作品中所加的一个个美不胜收的小标题“茶花”、“嫩芽”、“晚花”、“寒露”(《雪花》)、“夏草”、“晚香”、(《情变》)等等,和一段段情景交融优美动人的景物描写,更加深了“繁华过后总是空”的怅然情怀,其“物哀”的情绪道之不尽。作品中女主人公大多具有日本古典美风格—这令人想到身着和服,脚踏木屐,随着《樱花》的音乐节奏款款起舞,多情又多礼的日本女子。无论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情变》中的雾子),抑或是风韵犹存的少妇(《雪花》中的高村霞),虽则形貌不同,但其“清丽”、“婉约”情致隐隐再现。雾子未涉世事的清纯和稚气,高村霞举手投足间流露的恬静、优雅,都显露出“清丽”的风格特征。其爱情虽有淡如幽兰的,有热情似火的,但终因种种原因而以毁灭结局,其故事“凄美”动人,让人回肠荡气。

分享到: 更多
赌博游戏导航网址_赌博网址大全-澳门真人在线赌博网站大全